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
> 公司新闻
> 行业新闻
光伏业进入最黑暗期 海外市场决定首批脱困者
浏览次数: 次 发布日期:2018-08-22 10:57

“531”新政发布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,新政冲击波的影响正进一步加剧。

新政收缩了光伏电站指标,降低了补贴标准,导致今年下半年中国市场光伏新增装机规模断崖式下跌,供需矛盾凸显,加速了中国光伏制造业的产能更替、优胜劣汰。

有限市场倒逼效应下,光伏制造业正处在供需再平衡过程中,竞争力不足的光伏企业将面临挤出效应,从市场退出。

海外市场成为衡量光伏企业竞争力的重要指标,拥有强海外开拓能力的光伏企业将在这一过程中具有更多优势,相反,那些无力开拓海外市场的光伏企业,可能面临被淘汰的命运。

竞争压力日趋增加,一线品牌优势凸显

在这场集体趋同开拓海外市场的浪潮中,资深一线光伏企业先天优势日益凸显。

光伏市场发源于海外。2005年开始,以日本、德国、意大利、西班牙为代表的欧洲等国用稳定的电价政策鼓励光伏电站建设,中国光伏制造业乘着东风壮大。2008年之后,国内市场逐渐开启,并逐步发展为全球最大的光伏新增装机市场。

伴随着全球光伏市场的发展,资深的光伏企业,特别是一线光伏组件大厂,沉淀了海外市场的宝贵资产。

一是这些早期成立的光伏企业,一直保有海外市场的品牌认知度、销售渠道及客户关系,这部分市场,成了国内市场急降后的强有力的支撑。如晶澳、晶科、天合、阿特斯等,海外市场远大于国内市场,这使他们它们在这轮产业波动期,受创最小。

二是2012年往后,以欧盟、美国为首的海外市场兴起贸易保护主义,高举“双反”大棒,压制了中国光伏企业在这些市场的竞争优势,但同时也加速了行业整合,间接地将这些市场份额,集中到一线光伏组件厂手中。

比如,欧盟的最低限价措施,由于一线大厂竞争力更强,以及公司实力更强,仍可以适应规则,获得一定市场份额。而原本一道出口欧洲的中国光伏中小企业,面临这一局面,只能选择放弃欧洲市场。

再如,美国市场对华光伏组件、电池“双反”,中国光伏企业应对手段之一,是海外设厂,这仍然是一线组件大厂才有的行为,中小光伏企业实力不足。

稳固欧盟、美国等重要海外光伏市场的同时,开拓新兴市场,成为一线组件大厂的趋同选择,经过这些年的拓展,一线组件大厂在新兴市场站稳了脚跟,竞争格局也趋向稳定。

近些年来,美国、欧盟之外,印度、日本、中南美、东南亚等市场也颇具规模。天合光能2017在印度市场出货量第一;晶澳2018年上半年在日本市场出货量第一累计出货已经超过3.3GW,是日本市场的老大。其他的一线组件厂在各个市场也均有相对稳定的市场地位

但目前国内市场急降,迫使更多光伏企业将目光转向海外,海外市场的竞争也日趋激烈。

比如隆基股份,2017年全球出货量排在第七位,尤其是国内市场发展迅速,掩盖了海外市场拓展不足问题,导致单一市场占比过大,隐藏风险。531新政带来中国市场萎缩后,加速开拓海外市场已然迫在眉睫。

海外各市场也各有特点。印度市场对价格敏感度极高,今年1-5月隆基在印度市场出货量登顶,天合光能地位已然不保,这是后来者可以借力价格武器,快速开拓的市场。

晶澳占优势的日本市场格局则相对稳定。日本市场对品牌认知度高,注重长期关系,对产品的品质有高要求,对新进入者的认可需要一个过程。

在捍卫成熟市场市占率同时,一线组件品牌也正在向更外围的新兴市场拓展。

这其中动作最大是晶澳太阳能。从去年开始,晶澳细化其海外市场,拓展了新兴市场的边界。2017年设立了墨西哥分公司,今年这一决策开花结果,近日,晶澳中标墨西哥利伯塔德港太阳能电站,供货404兆瓦光伏组件,此外,晶澳在约旦、澳大利亚等市场都是最早进入者之一,市场占有率保持领先。

因此,尽管海外市场的竞争正在加剧,但相比新进入者,一线的光伏组件大厂除了具备成熟市场的品牌、渠道优势外,在新兴市场的拓展与布局更早、更全面。

海外拓展力成关键指标能力不足者将被淘汰

在中国光伏市场的高速增长期,海外市场是公司业绩的重要支撑,但在中国市场的下行期,海外市场地位更为凸显,光伏企业亟待开拓海外市场来补足国内市场的损失。

但对那些海外市场拓展能力不足的光伏企业来说,这一能力短板可能会决定公司熬不过这波产业危机。

中国光伏行业协会预计今年全年国内市场装机约35GW,上半年国内光伏装机已经超过了24GW,这意味下半年还有约11GW的市场空间。第三方分析机构EnergyTrend的预测更悲观,下半年新增装机不到8GW,2018年中国新增装机比去年大降40%。

下半年中国市场的光伏新增装机集中在领跑者基地和光伏扶贫项目。由于光伏全产业链处在降价通道,预计投资商将处于观望态度,需求释放将在4季度,三季度将是最难熬的时期。

即使这部分需求,竞争也将十分激烈,最终将由能承受更低成本,提供更高质量的供应商获得,这意味着,下半年国内市场将更集中在一线组件品牌手中,中小光伏企业的生存空间更为狭小。

对一线组件品牌来说,有海外市场做缓冲,国内的市场损失,属于有限损失,并且公司实力相对雄厚,可以承受国内市场收入、利润的降低。

拿晶澳举例,四季度领跑者基地和扶贫项目需求集中释放,晶澳以其在国内市场的认可度必将获得一杯羹,到明年一季度,日本市场迎来2017财年的最后一季度,出于2018财年FIT电价降低预期,日本市场将迎来抢装潮。同时,在欧盟、北美、澳大利亚、南美、东南亚等全球市场的优势也将成为晶澳在需求寒冬中的有效支撑,晶澳可以更好的平衡各市场,很快度过这场危机,迎接平价上网的到来。

对竞争力不足的中小光伏企业来说,在这长达大半年的时间内,国内竞争不过一线大厂,海外市场拓展能力不足,很可能面临无订单在手,产线停工的状态,这将导致现金流断流,很可能企业就无法生存下去,倒在光伏产业再平衡的进程中,倒在光伏平价上网的前夜。






此文章转载自网络  侵权必删
打印此页关闭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金汇路中骏世界城D座B1-FUNWORK | 电话:010-57199003
Copyright 2011© 北京首光恒源太阳能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